[生活誌]蒲崗村道公園緩跑徑

我很討厭跑步。是的,我十分崇尚徒步這一種原始的旅行方式。但為了身體健康或是鍛鍊的跑步,很是惹人討厭。 但為了旅行有足夠的體力,跑步是訓練中難去避免的。在人造的緩跑環境中,蒲崗村道公園的緩跑徑可算上品。最少在它日耐失修前,少有可以挑剔的地方。 全長650米的緩跑徑,闊度足夠6個成年男人並肩跑步。有彎度,上下坡,充分活動了腳上每條肌肉。加上距離刻度清楚,間歇訓練時,很是方便。另有尚算整潔的洗手間和更衣室;少會爆滿的掛鎖貯物櫃;飲水設施略是不足,但還過得去。基本上就是2010年代的現代運動公園,也算是對得住多年來我對建築污染的忍受。要知道我曾就讀的中學(母校一詞實是無比噁心),正可以高居臨下地望著此公園的建築過程。醜陋無比的工地,進化成醜陋無比的無機質公園。 無機質,我總喜歡使用這詞語。機械一般,蒸氣龐克的氣場。蒲崗村道公園,最少是緩跑徑,是無機質的。不知是因為太過新淨,還是這城市的奄奄一息在這個公園中是表露無遺。我未能發現人們和這塊土地有任何的聯繫。當然這少不免我個人的偏見,但係有誰能責備我只能主觀地看待這個世界? 這個緩跑徑給我感覺就是一切都是如此的刻意,一切都是經過設計的,是如此缺乏使用者的參與。

漫步者小屋

在香港主權移交年,誕生在這荒謬的世界中。公開試畢業後,就投身了殯儀這古老行業。熱愛在世界中漫步,曾隻身用十日時間從立山走到上高地。希望在這裡分享殯儀、旅行和文化之點滴。